二水仲春

one man,one soul.

【木白/晋曦】一梦

The leaf of ginkgo:

大概是一个更绝望的ending.
他从来都是一个人。


秦双城: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感谢@The leaf of ginkgo 的实力拉郎和@嘤嘤 提供的脑洞(。





恍然间他又听见那个悠远淡漠的声音在自己耳边低语。

“这个世界放逐了我们的理想,而我们又被理想本身所放逐。”

“晋曦,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是什么?”

他用力地摇了摇头,不去听那费解的呓语。眼前的黑暗中似乎又显出临江的夜景来,在重重的迷雾之后,蜿蜒如玉带的江水的对岸,隐约是一片玻璃幕墙与夜灯的森林,自他亲手绘下的蓝图里诞生的城市。雾气缭绕,被远方高楼大厦的灯火染成奇异的淡红色。
那里有他的光荣与梦想,尽管如今全都化作了没有温度没有重量的余烬,轻飘飘的一句言语都可以使它们飞散开去再无痕迹。

他回过神来,脚下俨然是省委大楼的天台,木白就站在他身边,正顶着风向的位置,身披藏青色的外套却没有规规矩矩将拉链拉上。天台上的风很大,他看见木白那件并不厚实的外套被吹得飘拂起来,在风中猎猎翻飞如战旗。那张清秀白皙的脸也转过来看着晋曦,额边的碎发时不时被风拢起来拂到耳后去。他一改沉思时的凝重神色,舒展开紧锁的眉关,对晋曦温和地一笑。
晋曦想起这是木白初到临江的那一天。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想要抓住木白的衣角,却扑了个空。眼前那个熟悉的修长身形不见了,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宛若呼啸的时间的洪流。

“倾轧而过的历史车轮不为任何人停留转向,晋曦,即使面对你我也是如此。”

“可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

倏忽之间时光的流向真的随着那风向转变了。晋曦看见自己和木白的影子,在倒流的纷乱光影中有些失真。封疆一方的如今的自己慢慢地消褪了眉眼间风霜的痕迹,重又回到意气风发的当年,穿着白衬衫,坐在镜州的银滩上,听木白抱着一把吉他唱那年头时兴的摇滚乐。千堆雪浪涌上来又落下去,浪头并不汹涌,才刚刚能够轻柔地舔舐两人的足尖。

“可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千千万万的世人都会听见,巨轮碾过冰雪的声音。”

一切分崩离析的都正在聚拢来,四散的尘土重又复位,无情的剧变最终让位给纯朴的美好。沿着逆流的时光之河,向上游极目望去,几乎就要回到他们初识的那些日子了。简陋的溜冰场上几个嬉戏打闹相互追逐着的身影,那时还有些稚嫩的声音喊出的一声清脆的“老虎哥哥”,以及木白那张像极了他父亲的分外苍白瘦削的侧脸与他长长的睫毛,一切的一切,隔着那一层愈发单薄的迟疑与不确定的迷雾,似乎都已经清晰可见。

……可是那些所有的片段在这一瞬间忽然都同时黯淡下来,梦幻一般呓语的声音也随残存的光亮消弭在墨色一般深沉的夜空里。有那么一个时刻,晋曦的眼前又恢复了那一片广阔荒寒的虚空,冰冷而强劲的夜风吹拂着枯草,白色的草根被成片翻起,毫无遮掩地暴露在深秋的荒原上。
这时候,在远方,在那无尽头的荒原的尽处,忽然出现了一抹亮色,刺眼夺目如同底片上的划痕,随着炽热而略带焦糊味的滚滚热流扑面而来。
在被铺天盖地的大火吞没之前,他终于看清了那包裹在无比壮丽辉煌的光芒之中的东西。


----那是一颗摇摇欲坠的火流星。


评论

热度(9)

  1. 二水仲春The leaf of ginkgo 转载了此文字
  2. The leaf of ginkgo秦双城 转载了此文字
    大概是一个更绝望的ending.他从来都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