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安。

one man,one soul.

某些时候 某些特定时期

成绩 到底代表了了什么

是不是因为不明白 不知道 才拼命去学

未知产生恐惧

父母都是自以为是的 有很多事情 我是绝对不可以讲的

他们哪怕有什么不好 我只能以沉默来忽视


年岁渐长 越来越发现人 是 绝对的 自以为是

应试教育下的人们 无用

就算连外国的素质教育 也有人在学校表现不错 但是到了社会里 所有都是重新开始的


她说我自私 但是她有没有真正地思考过

我 这样的我 到底是为什么 她怎么不去想

我不明白 我没有恋爱过 更没有过感情的悸动 这样的 情商不高的我 怎么可以被这样要求

总之 很没人性


想恋爱了 更想有她 就够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