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水仲春

one man,one soul.

边城诗社:

文/JBJ


面对死


如果不那么严肃
可不可以
对一些名词
重新定义?
比如:
坟墓,是死人的家
家,是活人的坟墓
好像这样
能在生死之间
找到了平衡点


2016.3.9.


后记:农历二月初一,按当地风俗,是对逝世未满周年的亲人的第一次扫墓,每年也由这一天开始到农历三月初三,便拉开了“祭祀月”的序幕。这几行诗句是对一个远房亲戚在今天办理的祭奠活动而感发。那是典型的三口之家,儿子在外地工作,原本自建四层高的楼房老两口住着都觉得太空旷,去年四月份父亲去世后,这房屋更彰显它的虚空孤寂。母亲的寝室虽然已换了一个房间,但快一年过去了,前些日子说到置办扫墓时她还对儿子说:“在家里,我还闻到他的气息”。突然的,想知道,在面对至亲至爱之人的离世,该从哪里获得支撑点,以让生活继续?

评论

热度(10)

  1. 二水仲春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Lofter by Gearkey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贴纸船
    边城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