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水仲春

one man,one soul.

为什么每次跟她出来都这么烦
或许人生有很多事都没办法强求 也没办法十全十美 我有一对我不怎么喜欢甚至反感的至亲 那其他人也是这样吗 我不知道
我感觉在她面前 是不用顾及我的尊严的
我想 就算是虚荣 也不用去盗取我的摄影作品吧 然而偏偏那个人是你的至亲 她不可能不明白版权的重要性 我到这里就呵呵了
我感觉我老学到他们那些不好的脾气 习惯 然而她却反过来怪我 难道大人不是该以身作则的吗 我不懂
就是因为他们 我的脾气或许正在越变越坏 以前的我 不是这样的啊 说实话 挺担心的
我想说 拜托你的暴躁与狂躁不要对着我发 我不想你们毁我前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