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安。

one man,one soul.

苍凉盛名,须臾浮生(【模仿游戏】影评)

汝夢斯妤:

战争胜利后的多年,图灵打开自己住所的门,迎接可能是唯一一个会去探望他的人。餐盘里简单的食物,落满灰尘的凌乱家具,穿透玻璃窗的有些苍白的阳光,这就是他的全部生活。


彼时的图灵因为激素治疗已经有点呆滞,拿东西时,他的手颤颤巍巍,仿若行将就木的老人。甚至于他最爱的填字游戏,都无法再次唤醒那个神采奕奕的他。


图灵说,他不怕治疗,但是,他不能离开他的机器,不能离开Christopher。


不得不说卷福在片尾的表演实在是精彩之至,那一刻我真的看到了,那个依然带着固有的神经质的阿兰·图灵,历经战火洗涤,身披无人企及的荣耀,却跋涉在比Enigma更难以破解的寂寞孤独里。


那一刻他就是一个孩子,只想紧紧抓住这短暂如烟火生命里唯一的一丝温暖。


英雄的人生总是难解的。英雄需要奖励,需要金钱,但更需要,理解和陪伴。


冰心说,人们总是无法想见成功之花尚在苞芽时奋斗的心酸,只看到功成名就时的艳丽。


她错了。


登峰造极后的孤独,惊煞世人后的平淡,才是真正浩瀚无边的酸楚。


一如秘密拯救了几乎半个世界的他们,却最后必须一把大火将毕生心血燃为灰烬,却必须一遍遍告诉自己,我从未从事过这项工作,那段倾尽心力的时光,只是幻想罢了。


《模仿游戏》并非刻意描绘图灵年少时的感情经历,也并非意在给同性恋洗白,但影片里图灵少年的生活,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因为无论他和Christopher的感情经历是否真的如此,那都是他仅有的快乐时光。那是一个人在感受了生命无数的风云变幻之后,在涤荡沧桑后,仅剩的,慰藉。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失去那样一个人的痛苦,我无从体会。只是忽然觉得,时间可以抹平一切这句话,有时候,不一定正确。


原来有些痛苦,和流逝的时间相生相依,和行进的生命如影随形。


于是这位大名鼎鼎,23岁发表别人连名字都看不懂的论文,27岁荣登剑桥教授的天才,在某个兴许阳光灿烂的日子,终结了自己41岁的生命。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世人会言,如此不可一世的数学天才,陨落了。


而我说,阿兰·图灵,终于在那个没有尽头,亦无纷扰的世界,永生了。


这些在点点键盘击打声中诞生的文字,即是最好的证明。


谨以此影评,纪念计算机之父阿兰·图灵。




“Sometimes it is the people who no one imagines anything of, who do the things that no one can imagine.”


“你知道吗,有时候正是那些被认为无用之人,成就了无人所成之事。”




                                                --END--






评论

热度(14)

  1. 宋一安。圣玛丽米德的Melvin 转载了此文字